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浮生欢语,奈何情深不寿

来源:杨华学通社  作者:羽尘     日期:2018-09-29   点击数:165  
 

 浮生欢语,奈何情深不寿

                                 

  《浮生六记》,一本奇妙的自传体小说,作者沈复以平淡的字句叙述了前半生的几多杂事。一本像极了小学生流水账的小说,却在沈复的笔下流露出一种不一样的滋味,而俞平伯先生更是赞美此书“无酸语,赘语,道学语”。然而正是此等平淡之书却给人以“风扫浊尘未折木,言泽枯心不动情”之观感

  本书之名取自李太白之“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意在记录生活中的雅趣。而本书也是不违其名,在六记中尚存的四记里,除去一记《坎坷记愁》,其余三记所书就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仅就是这些小事却成就了此书在历史上独有的地位。

   书中的主要故事大多是围绕作者及其妻子“芸娘”的生活轨迹所展开,而此书之所以能幸运的被保存至今,也大概是因为芸娘的存在。

  林语堂先生曾称:“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芸娘之所以能得到如此高的赞誉,愚以为大致是因为其性格中所保存的那一份天真,一种对美的渴求。在沈复的笔下,芸娘知书达理,有着生活雅趣,更是有着一份对美的执着追求。她曾因为对一勾栏女子之美貌而主动提出为夫君纳妾,而后更因为女子被豪强夺去而大病一场。到今日,芸娘为何会对沈复痴情至深,我们无以为知。但不可否认的是芸娘是全书的点睛之笔,而或许,沈复之所以能得此番笔法,也是受的了芸娘的影响。

  其实,无论是沈复或是芸娘,他们之所以能活出一种舒心的生活状态,大多与他们的心境分不开。正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不是神仙胜似仙”,《浮生六记》中的生活总是围绕在夫妇二人的“闲时‘展开。但依书中文字和史料记载,二人生活可并不清闲。沈复曾形容自己”著字画以生“,因而夫妇二人的生活完全是属于穷困潦倒的境地。然,就在此种境地之下,二人却过得仿若神仙境地,一如书中所言”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而其做到如此地步,不过是因为其内心清楚“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竟短论长,却不道枯荣有数,得失难量”。

                                                                                                

  细想之下,所谓人生,不过是“梦里黄粱苦作舟”。这世上又有谁得以活得轻松,浮生,不过是如同飘零落叶,大多数时,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随风游荡,逐浪而行。肉身,有几时能够解脱,思想,或许是我们在活着时得以暂时解忧的唯一途径。这或许就是书中所言的“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浪沧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的境界吧。但可惜的是,这世间有多少人能得老庄之逍遥之境,所谓“至人无己“,在这个压力快速增加的时代不过是个笑话。哪怕不提如今,如《浮生六记》之中,沈复在失去芸娘之后不也陷于”当时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之苦态吗?

  王羲之曾于《兰亭集序》书道:“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人始终是感情生物,当自己曾经内心的依靠逝去,又如何能得以为生。这或许就是在芸娘仙逝之后,哀叹”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愁,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的缘由吧。义山诗曰“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可惜的是,在没了芸娘,沈复或许连曾经年少的轻狂都找不回了,又何言清狂呢?

  人们害怕的从不是未曾得到,而是得到之后的再次失去。纵使曾经沈复芸娘多少浮生欢语,可奈何,情深不寿……(编辑:谭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