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瓦尔登湖,梭罗的湖

来源:杨华学通社  作者:谭毅     日期:2018-05-10   点击数:121  

索罗是寂寞的。

瓦尔登湖也是寂寞的。

寂寞的人在寂寞的地方留下的书,却是深刻的。

正如世界上其他伟大的小说著作,梭罗的《瓦尔登湖》在出版时也是“寂寞的”。梭罗这样如同流水账一般记录自己的日常,在大众眼中看来注定格格不入。正所谓看者有心,在内心同样寂寞的读者看来,没有比这本著作更能引起共鸣的了。当你真正地走进这本书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生活中的琐事,竟如同诗一般在你眼前流动:他计算了自己造那间小木屋的支出,总共是花了28块1毛2分5;他也计算了他在一段隐居期间的饮食费用及其它支出,得出了收支相抵后的差额。我觉得,读这些看来枯燥的数字就像读一首诗。梭罗的手不仅拿笔,也拿斧子,梭罗的眼睛不仅看书,也看绿树、青草、落日和闪动着波光的湖水。他的脑子自然也在思考,是在接近思维之根的地方思考,在那里大概也埋着感觉之根、情感之根。我们一直被这样教导:文章不能像记账一样事无巨细。但我们恰好错过了这个世界最本质的东西,我们的生活正是由这些组成。

梭罗的书是一本散文,更是一本充满哲思的著作。人们总是乐于谴责无所事事,而碌碌无为不更应该受到谴责?特别是当它侵害到心灵也许是为了接纳更崇高更神圣的东西而必须保有安宁和静谧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每天在繁重的事物中忙碌,这是否是我们眼中的充实?当我们静下心来阅读的时候,是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吗?

在梭罗于瓦尔登湖度过的第一个夏天,他没有读书,他种豆子,有时甚至连这也不做。他不愿把美好的时间牺牲在任何工作中,无论是脑的工作或手的工作。他爱给他的生命留下更多的余地。他有时坐在阳光下的门前,坐在树木中间,从日出坐到正午,甚至黄昏,在宁静中凝思,他认为这样做不是从他的生命减去了时间,而是比通常的时间增添了许多、超出了许多。

“世人不断致力于占有更多的东西,梭罗也另有一种奇特的占有;世人纷纷地购进卖出,梭罗也另有一种奇特的购买方式。在他看来,如果你喜欢某处庄园,喜欢某处风景,你不必用金钱买下它,在它里面居住,而是要经常在心里想着它,经常到它那里去兜圈子,你去的次数越多,你就越喜欢它,你就越可以说是它的主人,就像一个诗人,在欣赏了一片田园风景中的最珍贵部分之后就扬长而去,那庄园主还以为他拿走的仅只是几枚野苹果,诗人却把他的田园押上了韵脚,他拿走了精华,而只把撇掉了奶油的奶水留给了庄园的主人。”我们或许可以这样看看梭罗,看看这个寂寞而伟大的作家。瓦尔登湖,我没有去过,不知道那是怎样一个湖,不知道它今天是否变成了某一个人的产业,可是,我们不总是可以在前面的意义上说——
    瓦尔登湖,梭罗的湖。(编辑:谭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