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既寿永昌(四)大地终苍狼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徐乐琳     日期:2017-12-10   点击数:710  
       在最终将齐国并入进秦理想而庞大的板块中后,嬴政称帝了,在他登基后的第二十六个年头。他就是那样从咸阳道上一步步走来,昂首阔步,气宇轩昂。现在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帝王,第一个会被每个人都铭记于心的帝王。这是从来就不曾有过的事情。

似乎每一个艰难登台的统治者,在握权的那一刻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正名”。要说嬴政登台不艰难?也不见得。嬴政的登台是指其一统天下,被尊为始皇。那么作为先决条件的过程,就是及其艰难的。嬴政十三岁即位,二十二岁加冕才正式开始掌权,待他终于如愿以偿的时候,已经值三十九岁壮年了,这其间十几年的征战,不是那些和平年代的走流程世袭登基能够比拟的。过程艰苦,其实结果也不算得太好。你说,都统一中国了结果还不好?“木秀于林,而风必摧之”,嬴政般的便是所谓风口浪尖的弄潮儿,不能及时稳定权力,下一刻就曝死在了沙滩上。

嬴政也看得清楚啊,我现在要做的事情,首先是嘉奖自己,顺便呢再巩固一下权力。得民心,得拥戴再得权力,顺序不能反。名不正即言不顺,假意这是来自新统治者的真诚。

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名号。有人能不同意吗?没有。朝野上下,还极力推崇。丞相王绾、御史大夫冯劫、廷尉李斯等人就说啊,“陛下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统一版图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啊,嬴政又是多么伟大的人啊。五帝都不及您啊陛下,您的名号怎么能继续延用呢?

但是用什么?观看前朝历史,夏商周历代叫法都不尽相同。商朝为帝而周朝为王。比较熟知的就是商纣王和周幽王,都是以荒淫无道在历史上出了名。但是在称呼夏朝的帝王的时候通常都是以朝代为前称的叫法,如夏禹,夏桀,历史太过久远,剩下的有些无从考证,但是在古籍中存在过被称为后的说法。但是,嬴政功德无量啊,夏商周的这些人绝对是不能和您比肩的,再继续沿用前朝的叫法,似乎,不太妥当。

我们看,历届统治者最高的称位是到了“帝”,那历史上有比“帝”还高的称位吗?肯定是有的。我们知道“三皇五帝”,这“三皇五帝”可不是白叫的。三皇之下即是五帝,五帝之下才见三王,三王之下才见五霸。这“皇”字就是传说中最高级的称号了。但是嬴政不满意呀,你想,我所做出的贡献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地泣鬼神的,我的名号怎么能够局限在前人的规定中呢?所以这名号,还得放任嬴政自己来。

嬴政说自己叫“皇帝”,是皇也是帝,是无论任何人都难以比肩的存在。

既然做了皇帝,国家的性质也会随之改变。周朝敬天,我们之前也说过,所以在周朝君主称的是王,但这和国家性质有什么关系呢?那关系可大了。我们知道,王排在皇、帝之后,等级已经没有那么高了,周王国的国君叫国王,封地上的诸侯是为诸侯王,听起来确实不在一个等级,实际上却是相差不了太多,至少没有皇帝与臣子这样的鸿沟在。那皇帝就不一样,皇帝要掌权,要万人之上,要独主。那邦国就要被取缔,变成州县,诸侯就要被收回,变成州县长。按照易中天的说法,这样的国家,叫做帝国,是为大秦帝国。

帝国,就是以皇帝为中心的国家。说白了,集权、专制。那就有人不愿意了,很有趣,恰巧就是刚刚夸赞嬴政功高五帝的一批人,为首的是王绾,他说“诸侯初破,燕、齐、荆地远,不为置王,毋以填之。请立诸子,唯上幸许”,就是说啊,这天下才定下来,六国的余党还没死绝,眼睛都盯在您身上在,没准就趁您一不注意就叛乱了呢?现在啊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就是学习西周的分封制,赶紧封邦建国,立诸皇子为王,威震四海。

嬴政摊手一问啊,群臣都认为这样很合适。

秦始皇问下面的群臣丞相绾等人的这个建议怎么样,群臣都认为这样很合适。但我们要知道的是,上次我们讲的商鞅变法,就是在对西周的制度进行反抗或者说直接推翻,现在国势稳定了,却要继续回到西周的状态,那数十年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有个年轻人不乐意了,他跳出来“周文武以封子弟同姓甚众,然后属疏远,相攻击如仇雠,诸侯更相互诛伐,周天子弗触禁止。今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皆为郡县,诸子功臣以公赋税重赏赐之,甚足易制天下无异意,则安宁之本也。置诸侯不便”。这个年轻人就是上面提到的廷尉李斯,不过李斯可能历史不太好,大封诸侯的是周武王、周成王,而不是周文王。文王去世的时候是商朝的臣子,而不是周王朝的天子。到了武王时期,才有了周王朝存在。

李斯说的虽然不对,但是嬴政喜欢听。嬴政是多么不可一世,现在让他推翻一切努力,回到西周的制度下,他怎么能乐意呢?于是摆摆手,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复立国,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岂不难哉!廷尉议是”,这心里的天平悄悄地就偏向了李斯。

但是不要诸侯国,总得想办法吧,全国这么大块土地,怎么管理呢?这,就要介绍秦国的郡县制。嬴政把全国分为了三十六郡,郡下面又分别设立县,派遣人员管理,管理郡的称作郡守,管理县的称作县令。

分郡县和封邦国的过程实质上似乎没什么区别,都是划分土地、派遣人员,但是管理性质上却有着千差万别。邦国的确听命于中央,但是自成一格体系,有军队有国库,也就是说有谋乱的资本在。郡县不一样,郡县完全听命于中央,军队是国家派遣的,有统一的标准,随时可以回收,管理者没有实权,大事还不能自己定夺,得上书,特别重大的事件,还得面圣。所以说在诸侯国里,管理者就是主,在郡县,大抵上就是个奴。

区别不止于此,郡守和县令既然是打工的,那就不能够官位世袭,还随时可能被罢免或者调动,这极大程度的加强了帝王对权力的集中,既然王绾你说,害怕六国余党叛乱,那我干脆把财务全部回收,军权全部统一,没有正规的军队,没有供以生存的补贴,那些余党待在家中不止要考虑自己的去处,还要考虑其儿子的去处,怎么能够造反呢?嬴政踌躇满志,当即统一货币和度量衡,眼看着就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好皇帝。

至于这个好皇帝当没当成,我们还得下次讨论,但是我们从上面的话可以发现一个小细节。嬴政信心满满保证六国余党没有军队造反,这确实是有的放矢,效果显著,但是嬴政却忘了,除了反叛,还有个东西叫起义,在嬴政处心积虑防范着六国遗族,根本就不会把所谓的农民放在眼里。他睥睨惯了,嚣张惯了,有些得意忘形,有些忘乎所以,他绝对想不到,就是陈胜这样的一个小人物,迅速的掀下了秦国城门上的旌旗,一如秦国横空出世般始料未及。(编辑: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