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怀璧无罪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刘曦文     日期:2017-12-09   点击数:917  
       “《恶意》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挑战悬疑小说写作极限的佳作,是以加贺恭一郎为主人公的系列作品的第四部,被媒体和读者列为东野圭吾的巅峰之作,与《白夜行》同享光辉与荣耀。这两部作品恰似两生花——白夜行》为了爱粉身碎骨,《恶意》却因为恨而万劫不复。"

知名作家日高邦彦去世了。凶手是日高的好友野野口修。是的,整本书就只讲述了这一桩谋杀案。这场看似简单的谋杀案,东野圭吾却花费了三分之二的篇幅来描述野野口的杀人动机。

受害者日高不仅是野野口修的国小、国中同学,长大后成名的日高还好心地为籍籍无名的野野口介绍儿童读物的编辑,为他的作品找到发表的渠道。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私帮助野野口的日高,却被野野口用钝器砸晕,然后勒死了。看似完全没有作案动机的野野口,却用余生,完成了对日高的谋杀,或者说,“报复”。

文章的前半部分是以野野口的笔记作为线索展开的,根据野野口的记录,从开篇的“日高因为不喜欢邻居的猫而投毒杀猫”再到后面刻意对藤尾小姐的描写,若隐若现流露出日高不是无辜被杀,藤尾小姐嫌疑很大。野野口不仅将自身塑造成完全置身事外的目击者,还利用自己的记录不断暗示引导着剧情的走向。
  但是负责此案的警探加贺恭一郎从一开始就不认为野野口只是单纯的目击证人,在加贺发现野野口在关于案件的记录中有几处故意为之的错疏之地时,野野口就亲自承认了自己杀死日高的罪行。虽然如此,野野口却一直不愿意提及他的作案动机。在加贺的努力侦查下,却发现被害者日高是一个伪善的,可怕的,甚至有些变态的人。与日高邦彦的妻子初美产生了暧昧关系的野野口和初美密谋想要除掉日高,然而他们的计划被日高提前发现了,日高将计就计,拍下野野口想要刺杀自己的录像,收藏好留有野野口指纹的凶刀,并要挟野野口如果野野口不当影子作家的话,他就让野野口和初美一起去坐牢。野野口为了维护自己爱的女人,只得同意作为的日高的代笔。
  后来初美意外因车祸而死,野野口因为货车司机说,初美是忽然出现在路上的而怀疑是日高加害了初美。野野口策划了日高的谋杀案,为了给心爱的女子报仇,也为了自己应该享有的尊重和荣誉。他之所以不愿意提及自己的杀人动机,完全是为了那位他曾经深爱的,已经离世的女子。随后,调查的结果见于各种报章,野野口成为了让人同情的杀人犯。
  然而故事并没有讲完,加贺对野野口手上的茧子这一细节的质疑促使他没有选择结案,而是继续调查,很快,他就推翻了野野口的论述,令人意外的真相被他抽丝剥茧地拼凑了出来。而这里,就是这本书被很多人推崇的地方,案件结束了,故事却并没有结束,最让人惊叹的排布才刚刚开始。“当虚伪的皮相被一层层地剥开,野野口蒙满尘垢的心灵被加贺托在手中,捧到了读者面前。野野口作为影子作家的杀人理论完全是一个诡计,完全是一场阴谋,没有婚外情,没有代笔,没有威胁,有的只是野野口一年多的精心策划和实施。他拍好录像带,藏好刀具,收好初美的照片,抄好日高写过的每一本书,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以一个创作者的想象力和营造力,缓慢而又孜孜不倦地进行着剧情的设计和完善。他甚至提前毒死了日高隔壁邻居的猫,只为了让大家相信,日高本就是一个视生命如草芥,残忍暴戾的人。这样的费尽心机,不仅是为了夺走日高的生命,更是为了抹黑日高的人格,在其死后失去所有的名誉。然而这一切行为的背后,仅仅是因为‘我看他不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恶意》令人战栗地放大了我们生活中最普遍的恶意,从小到大,邻居家的孩子,别人的朋友,别人的XX可能一直都是我们的噩梦。而日高对于野野口来说,就像这些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闪光点的别人家的孩子,无时不刻都在映射野野口,提醒野野口他过得有多失败。“像这样人物的可恨并不在于他有多伟大,而是什么事都比你好一点,但就这一点就像无法跨越终点线的最后一小步,你跨不过去,你就是失败的。就像我们并不会嫉妒马云的成就,但是会讨厌日常生活中的白莲花,为了生活的琐事苟延残喘,摧眉折腰,对方却出淤泥而不染。”

恶意的根源都是通过自卑来的,野野口无疑是自卑的。当生活中出现一个完美到毫无瑕疵的人,时时刻刻用他的光辉照耀着你,在这耀眼的光芒下,你的一切都被对比得肮脏不堪。野野口终生追寻的,却是日高轻而易举可以得到的。于是,恶意就像一株在阴暗角落生长的植物一样在野野口心中扎根,且日益增长。对日高的恶意逐渐填满了他的内心,最终,他迷失了自己。在得知自己得了癌症之后,野野口便决定赶在自己死前杀了日高,于是他开始策划这次谋杀。他花几个月的时间抄写日高的作品,在日高家做客时偷走初美的照片和围裙,把自己做好手脚的刀子和录像带放入日高去加拿大的行李里面,杀死日高说很烦人的邻居家的猫并做成是日高杀的假象。然后任凭时光磨砺着恨意的锋芒,耐心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杀了日高。设计了整个圈套,用一个又一个谎言构建起毫无破绽的伪事实,日高的死亡,不是野野口恶意的结束,而是他恶意的开始。野野口不仅要日高死,他更要贬低日高的人格,毁了日高的整个人生,他宁愿赔上自己所剩无几的人生,也要全面抹黑对方的存在价值,玷污日高的人生,妄图用阴翳遮住日高的光芒。

东野圭吾通过事实、证据、供词、推理,一点点埋伏笔,一步步渗透,使剧情反转再反转,最终把野野口那副丑陋、扭曲又可怕的模样像拼拼图一样拼了出来,展示给我们。与此同时,随着剧情的发展,他也一步一步地让我们看到了野野口心里的那颗生根发芽日益成长的恶意的种子。案子虽小,但他却将人性中的阴暗放大到了极致,让我们不得不去正视它,正视自己内心的恶意。合上书之后,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在反思自己是否有过如同野野口一般的想法。
  其实,生活中的我们,可能更甚于此。毫无来由地讨厌一个人,也许仅仅是因为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只是因为对方取得了我们觊觎而没有取得的成就。上天从来没有赋予我们判断一个人的权利,上天也没有给予我们任何优于其他人的特质,但是嫉妒,人人都有过。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我们都希望在竞争中获得更多的资源,这毋庸置疑。但是,如果我们将目光一直放在和别人的比较上,不但不会让自己变得更有竞争力,反而会常常感觉到焦虑、嫉妒、愤怒。只有当我们将关注点重新聚焦到自己身上,让自己慢慢变得强大起来,才不会去在意别人是否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是否比自己强,沉浸在自我发展的愉悦中。因此,当我们发现自己内心的恶意时,如果能将关注点聚焦在你自己而不是他人身上,磨砺自己的技艺,获得更大的成就,那么,内心的恶意带来的就不再是消极的影响。

怀璧无罪,匹夫恶意之罪也。(编辑: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