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原创还能走多久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刘曦文     日期:2017-09-14   点击数:54  

9月7号,沈文蛟先生的一篇微博文章火了。作为骨灰级家具迷、设计发烧友、前奥美广告创意总监,他在《原创已死》这篇原创博文中表示:今日中国,山寨凶猛,平台失察,死我一个不足惜,我们唯有发出更大的声音才能为千千万万个原创路上的兄弟换来更多尊重,争取更大生存空间,留下更多火苗。

在这篇图文并茂的微博中,我们能看到四年拿下6尊德国红点奖的创意热店,如何在为国挣得各项荣誉后,被各种家具厂商山寨,在手握专利书的情况下,得不到网购平台的支持,无法下架山寨货品,最终这家原创店铺无法经营,准备关门。

这样一篇短短的既不包含明星八卦又不牵扯时事政治的微博一经发出,很快就掀起浪花。

在一片支持原创的热评中,有一个人给出了不同的观点——小马宋写了一篇《致原创设计师沈文蛟:欢迎来到残酷的商业世界》。他先是指出沈文蛟商业经营上存在缺陷,又说他他的团队运营能力过低。您在文中所抱怨的,看起来很委屈,其实,经营过公司的人几乎都知道,商业就是这样。别人的委屈并不比您小,只是因为您的工作室被逼到了绝境,大家才会觉得更义愤填膺罢了”小马宋甚至举例说,他的一个朋友,叫周志鹏,作为联合创始人创立了一家名为洛可可的公司2015年曾经设计了一款热卖的杯子,叫55度杯。他们去打假的时候,是被人打过的,他们因为打假太猛,结果造假的人发起了公关战,把55度杯污蔑为伪科学,上了大部分主流的媒体,现在还有很多人说55度杯是骗人的。但小马宋觉得他和沈文蛟不同一点在于,他们不纠结,也没有纠缠在这一件事上,他们帮宝马做设计,他们为别的公司提供设计,自己出原创产品,跟以前相比,他们的经营更好,现在的55度杯不仅依然存在,每年公司法的销售额也过亿。这些看似站得住脚的理论,却根本经不起细细推敲,扪心自问,侵权带来的损失应该被认定为是因为原创公司经营不善,商业运营能力过低造成的么?如果只是单纯因为设计不贴地气或价格虚高造成没有销售额,这么归咎过错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是因为盗版横行,挤占原创公司的销售市场,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是原创公司咎由自取。设计师的本职就是设计,设计出实用美观性价比高的好产品,设计师的责任就尽到了。对原创设计师的既得利益,本应由法律来维护。

侵权,这个字眼如今已经不再离我们遥远。今年年初电视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热播之前,无数说明这部剧是抄袭的帖子从网上铺天盖地而来,张张写满原创作者的血泪,五颜六色的对照调色盘看得让人触目惊心,但是有用么?没用。几年前我就知道这件抄袭事件的始末,我可以做到不去看不去贡献流量和点击率,但是周围的人能做到么?导演之所以找些大腕来当主角,不可否认的就是这些人自带粉丝群,他们只要拍,就会有人看,甭管是红粉还是黑粉,只要有人看,收视率有保证,片子就能回本。所以即使是在首页常年挂着安利贴的情况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是赚的盆满钵满,无数粉丝打着“罪不及演员”“只要好看就行管它是不是抄袭”的幌子,各种洗地,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还是有一些理智的粉丝会写出希望偶像不再接抄袭剧的留言。很明显地,在7月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的时候,票房并没有按照制片方的期望大红大紫,惨淡到院线要求减少排片率。虽然作为观众,我们不能对抄袭方有直接的制裁,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理智的抵制来维护原创方。

但原创方只受到观众的维护还是远远不够的。知名网络作家匪我思存在《后宫如懿传》放出预告片的时候写文讨伐其作者流潋紫抄袭,被流潋紫的粉丝质疑蹭热度,匪大作为回应霸气地发出了一张标有“想打你就是想打你,还用挑时候”的表情包,大涨原创作者的气势。在一片叫好声中,匪大又接着写出《今日踩原创,请从匪我思存始》,在这篇文章中,匪大这样写“抄袭就是抄袭,抄袭了就该被钉在耻辱柱上,原作者想什么时候追究,就什么时候追究。想去法院告就去法院告,想在微博撕就在微博撕。哪怕只是一个所谓小作者小透明,他也天经地义拥有这权利。而不是一涌而上辱骂受害者蹭热度,眼红嫉妒,炒作。你们需要一个完美受害者,行,那么我就出来当这个完美受害者。”“我知道自己站出来就是靶子,但没人当这靶子的时候,原创只怕会恶性循环。抄袭有什么要紧,只要拿抄袭作品去拍个剧,自然就有剧粉轻轻松松洗地,出来手撕受害者了。”“原创之所以成为原创,是因为它有创造力啊!它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部作品,都是创作者心血的凝聚。而不是,抄抄们拿去,改头换面,就成了自己的。”

然而讽刺的是,9月5日,匪大的《迷雾围城》判决下来了。早在 4 月份匪大就发布过一篇长微博,她在文中提到将小说授权给片方基于小说《迷雾围城》改编电视剧的拍摄权、发行权、播出权等权利的截止日期皆是 2016 年 3 月 15 日,但是电视剧并没有在授权期内拍摄完成,在随后开拍的每一天都是对其作品的侵权。就这一件孰是孰非一清二白的情况下,法院只判定剧方赔偿50万,其后续拍摄的作品仍可以播放。就像匪大在仲裁下来当天写的文章中说道的那样,“挺可笑吧,前阵子撕抄袭的时候,无数人跑来咄咄逼人的质问我,你为什么不去法院起诉?起诉了,一审判决终于下来了,胜诉了。判决对方侵权事实成立,然后,它们可以继续侵权。不就是侵权嘛,你告啊,你告了又能怎么样?他会停止侵权吗?你胜诉,又怎样?他会停止侵权吗?”不会的,在现如今这个社会里做坏人,成本太低了。甚至可以说是低到几近于无。

遥想当年国家治理环境也是如此,由于违法成本低,各地环保局又没有执法权,许多企业明知违规排放却还是明目张胆的开工。面对采访记者的指责,企业主竟然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出对他们来说,罚款的钱还没有违规生产产生的利润多。按规定加装污染处理设施,再对工业三废处理到排放标准,这其中的成本远超被政府查处后的罚金,又何况政府也不是每天都检查,逃过的每一天都代表着高额的利润,利益的天平哪边高哪边低,违法企业在排污前就已经打好了小算盘。当时的违法成本太低了,低到不足以震慑不法企业。11年的时候,某公司沿海开采石油的平台发生石油泄露,漏油导致840平方公里海域水质被污染。溢油更是累计造成5500多平方公里海水污染,给当地生态环境带来无可估计的破坏,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对污染海域的打捞清理费竟然比企业所要付的罚款还要多的多。由于缺少对环保的重视,当时沿用的法律至少是十几年前制定的,赔偿标准也是按照十几年前的经济水平划定的。这就是不完善的或者说是不与时俱进的法律带来的恶果。后来国家重拳出击,成立环保部,给监察部门安上了执法利刃,发现一起查封一起,排放不达标就不能进行生产活动。国家还提高了处罚金额,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新《环保法》规定罚金最高无上限,可以按日叠加,企业如果拖着不解决,最后要付的代价将是不可估量的。随着这一套组合重拳的出击,违规排放的企业不法行为才戛然而止。对酒驾的惩处力度加重也是因为酒驾行为屡禁不止,但自从酒驾入刑后,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因为付出的代价比之前的单纯罚款高的多,许多人已经能在饭局上自己克制自己,不再喝酒,而这,就是重刑的作用。而反抄袭,差的恰恰就是这样的重刑。

学历造假可以追究,论文造假可以追究,但为什么原创抄袭追究起来偏偏这么难?现在已经不是谴责群众没有法律观念就可以为抄袭作辩护的时代了,甚至有人正是因为过于了解法律,吃定法律无法处罚他才光明正大地抄袭。确实,在现行的法律条件下,如何判定一篇文章是不是抄袭有着许多困难,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困难就什么都不做。只是在网上站站原创者,向抄袭方开开嘴炮能真正维护原创者的利益么?不能,我们应该做的是去呼吁相关人士推进相关法律的革新。

原创死了没有?还没有。但原创到底还能撑多久,还能走多久,就要看我们能推多久,法律推陈出新要多久了。(编辑: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