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黄仲则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左思家     日期:2017-09-05   点击数:84  
 

闲来无事,又重读了《黄仲则诗选》。看完之后心中总郁闷难解。古来圣贤,数不胜数。可也有那么多人,满腹经纶,可来的悄无声息,走时也无人问津。几乎所有人都听过,“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诗红人不红,不知是喜是悲。我绝不是说黄仲则被历史湮没,现代作家郁达夫的小说《采石矶》,便是以他为主角。声名虽不及李杜远播,可至少,你知,我知,他知。只是,知诗者众,闻人者寡。

文字,于一个人来讲,不乏是一个抒发情绪的好办法。你可以欺骗别人,却骗不过自己。喜怒哀乐,跃然于纸。他的诗多穷愁不遇,寂寞凄怆,也有愤世嫉俗,却少欢愉之篇。这大多是与他的身世际遇有关。书上是这样描述他的,“黄景仁四岁而孤,家境贫寒,少年即有诗名,为求生计,四方奔波,一生穷困潦倒。”看至此,心酸难捱。《沁园春》里他写道,“苍苍者天,如烟好梦,断尽黄齑苦笋肠,男儿堕地堪伤,怪二十,何来镜里霜……”普通人尚且受不了这种苦痛,一个诗人,内心其实更加敏感和脆弱。文人总是觉得自己高于目不识字的白丁。文人的清高和怀才却不遇,生生折磨着他。“空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袍未曾开。”

康乾盛世,可繁华的是上层贵族,下层的疾苦被盛世的假象笼罩。众多诗词家挥一挥衣袖,咏着这盛世芳华,而黄仲则则嗟贫叹苦,啼饥号寒。这除了与他所见所闻,更有他自身体会。可能有人会问,他不是正八品县丞吗?可是熟悉清朝官场的人都知道,京城里的小官,不但发不了财,连生活都难以为继。

我们常常羡慕一个人的身后名,若屈子,如李杜。扬芳万世未尝不好,可身后名怎么能弥补生前伤。黄仲则短短三十四年的生命,充满悲哀和困顿,举债度日,却因难偿债款,被逼抱病赴西安,最后病情加重,魂归西天。一个诗词大家,在风雨里飘摇,被风霜打弯了腰,再也直不起来了。

    瞿秋白说,“词人作不得,身世重悲酸。吾乡黄仲则,风雪一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