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惊鸿之死(转)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徐乐琳     日期:2017-06-09   点击数:225  
 

(一)

1937年到1941年,国军、共军、义勇军,整整五个年头的改弦更张也没见得真有人能够填补上天津地域上的千疮百孔。说得冠冕堂皇一点,所谓绿肥红瘦,此消彼长,都是自然常理。说得危言耸听一些,所谓反首拔舍、割须换袍 ,都是国势无力。云过缈缈,雁过兮兮。

天津已经为其将来的土崩瓦解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奄奄一息,还吊着一口气,唯有在津东南的英法租界事不关己,反倒还有了轻裘缓带的气象。那些有身份资格的大人物相继找到机会出国去了,而我,有幸得到英国使馆的援助,在那些大人物遗留下的空缺中,跻身了一寸。

民国二十九年,国内的形势愈见激烈。三月底,汪精卫打着“还都南京”的幌子在南京建立起国民伪政试图取代重庆国民政府。同年十一月,在蒋委员的安排下,国民军统安排了一起严重的刺杀,日军高级作战参谋惨死北平街头。突生变故,日军难以遭受刺激,当即承认汪伪政权,势必与以重庆为陪都的国民政府斗争至死。

 次年,因警报错误、管理混乱、贪污腐败,重庆大隧道惨案在民国政府的直属管辖下发生已无可避免。我随蒋委员命令被委派前往重庆军区赴任,算是要将此事草草了结。那时,日本正凭借“东亚解放,勤俭增产”的旗号,在华北地区开展治安强化运动,我坐在前往司令部的装甲中,惊惧天津是否就要如此撒手人寰。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二)

我不再唱戏了。内乱的时候我就让人把戏台给拆了,如今到了租界,更是懒得再搭起来。人啊,就是这样安时处顺,一旦享受到一丝半点的安稳,就把眼下的水深火热尽报诸脑后,甚至还得寸进尺,顺道埋怨起租界里尽是些西洋做派的建筑,不比清苑干净利落的场子,这日子过得清闲安定却依旧索然无味。

 重庆的上空,是数以千计的亡魂,是死于同胞手足作为下数以千计的亡魂。按照蒋委员数年绥靖的做派就明白其肃清重庆的工作做得并不彻底,我的到来,也只是一个措辞,息事宁人罢了。当年那台以最大功率播报悬赏汪精卫通缉的广播现今正恣意播放着”死亡人数不过八百余“难以自圆的续报。旗帜在音浪中摆动飘荡、永不停息,更像是一张张招魂的幡,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仔细的端量青天白日旗。这是我来重庆赴任的第一天,据说天津在此时进行了第二次“治安强化”。津城,一直深受我惦记。

岁末,城里已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搜捕,天津警署被夷为平地。想曾经的长沙、花园口、甚至是前几日的重庆,蒋中正把毕生的暴戾恣睢都在这几年施展了出来,现如今竟又闹上了一次“剿共自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国民党失道寡助,大势已去。我想念你,想念你依身在绚烂交剪的光影间,笑着向我挥手作别的样子。

(三)

平息众怒温后重庆的政局时局都趋向稳定。梨园,又开始像从前那样消遣起我半边日子,可同样是胡琴锣鼓,西皮二黄,川剧音调太过高亢,真不似京剧那般婉动听。”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水上云间,如一溪惊鸿春色,顾盼生辉。“遥迢昔日横波目,美人如花隔云端”说的该就是你了。

租界画地为牢,就是战前天津的影子这是一片并不属于中国政府所有的领地,却正为中国保留了最为完整的故土。它有着黎民互相推搡也得不到的希冀,却也有着遗流竭尽全力避而不谈的隐痛。租界外,我看见过同样的地点每日更换着不同的镇守部队,也看见过同样的人每日更换着不同国别的军装。军政事变、部队叛乱,乱世,真是一场生死交锋的大戏,我再也抑制不住,声嘶力竭“ 此身本作逍遥客,一梦混沌不见清明色。纵青衫隐没,春秋载过,托秋水惊鸿,斩天下沉疴……”

 你是伶人,我笑你空有伶人娇花照水的模样却少了伶人弱柳扶风的姿态,你却轻蔑的瞥了我一眼,唱出了我平生闻所未闻的《葬花吟》。
愿奴胁下生双翼,风雪寄身天尽头。天尽头,何处解恩仇?未若草泽收贱骨,一纸投名忘封侯!说甚洁来还洁去,佞满朝堂污满沟。尔今得意宴宾客,未卜何日倒朱楼?侬今上山人笑痴,他年笑侬知哪厮?试看南国罡星落,便是英雄老死时。南国春尽英雄老,韩彭赤族两不知!”
 你说,你深爱国土,爱成了爱情。我该怎么告诉你,现在的国军已是弹尽粮绝、左支右绌,支撑在枪林弹雨下的只剩下鲜活的血肉,他们的身躯也迟早随着国土的千疮百孔而体无完肤。当时捧腹大笑的我,现却泣不成声.我也深爱着国土,爱成了爱情。

(四)

民国三十四年,天津英法租正式被民国政府收回。清苑早在战火中毁坏,我就近寻了户人家,被收留定居。

 

西历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天津重归国民政府管辖,我申请回调,重新返回这片故土已近十年。

 

落桐幽巷,画舫咽水,秋千叶影需栊。遍赤群玉袖,楚语吴风。

 

峨眉浓,佩丁东;旧时曲,几处春红。却落得,江河冷落,渔阳卷长空。

 

云从。家园在,蛇龙帐外,风雨声中。叹东篱兰谷,不论英雄。

 

诛贼寇,万世功;拾故土,山海重重。更待我,《无衣》唱罢,仗剑与君同!(编辑:左思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