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精勤视点

两年不算太晚,“纪欣然案”终于开庭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张修月     日期:2016-11-10   点击数:874  

本网讯(扬华学通社记者 张修月)未成年人犯罪该不该收到惩罚,法律该不该给这群未成年人开“绿灯”?

在辩方实施了两年的拖延战术之后,美国时间9月30日,“纪欣然案”终于在洛杉矶刑事法庭正式开庭审理。经过三个星期的法庭审理和陪审团整整两天的闭门讨论,法庭最终裁定案件首名被告亚历杭德拉·格雷罗一级谋杀罪名成立。两年前的7月24日凌晨,年仅24岁的纪欣然在回宿舍的路上遭遇5人抢劫,导致其头部受重伤,挣扎回公寓后不幸死亡。 

如今,年仅18岁的主犯格雷罗已被定罪,她将面临终身监禁的可能,但当格雷罗给出的将纪欣然定为犯罪目标的原因时却是如此可笑他是中国人,中国人肯定有钱。

纪欣然的死无疑是一个悲剧,而更令人心寒的是这五名嫌疑人在案发时都未满二十岁,甚至有三名嫌疑人还未成年。在我国,未满14岁的未成年人无论犯下什么罪行,都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放眼全球,各个国家也有不同针对性的未成年人保护。但有人提出质疑:他们明明是罪犯,却因为这些法律没有得到应有的处罚,对受害者和其家人而言是否公平?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日本,刚刚结束泡沫经济时代,学生都处在迷茫不知、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因此连续发生了几起十七岁少年杀人事件,但由于犯罪者是未成年人,不仅没有公布未成年犯人的名字,处罚也仅仅是送至少年管教所管教几年,并没有得到相应力度的处置。而正因前例在先,当时日本的未成年犯罪事件在短时间内飙升至立法以来的最高值。在“纪欣然”案中,辩方律师也不断以被告人为未成年人为由拖延初审时间4名律师甚至均提出无罪辩护难道未成年人犯罪就不是罪吗?

从电影《伊甸湖》到现实生活中的重庆女孩电梯摔婴事件,这些孩子的犯罪过程甚至可以用“一气呵成”来形容,他们内心好像没有一丝悔意,不带一点迟疑地下手,就连被发现后的表演也都似附赠般毫不吝啬,一系列满怀算计的作为让人不禁毛骨悚然,这真的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做得出的事吗?

在相对和平的今天,为何未成年犯罪却愈演愈烈、愈发残忍,原因究竟在何?如今,所谓的社会动荡而导致的未成年人内心不安的理由已经失效了虽然很多人认为现在媒体传播的各种暴力色情文化催生了未成年人犯罪,但最终实施犯罪的未成年人这个个体也不容忽视,且最终该受到处罚的也应该是他们

    在我们嘻称这些未成年人为“熊孩子”并处处小心他们时,更该考虑的是如何从根源上斩断这类“养成”。“熊孩子”养成的一个必要条件是整个社会普遍存在的“他还是孩子”的宽容态度,这种态度缺乏对“理性人”的培育。如果把孩子当成一个宠物,而不是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看待,他也不会用理性的眼光看待世界,不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更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理性不会随着个体的成长而自然跟上,如果不注重培育的话,“熊孩子”只会变成“熊大人”。(编辑:叶蓓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