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精勤视点

雨思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牟子昂     日期:2016-09-28   点击数:458  
  

本网讯(扬华学通社实习记者\牟子昂)又是一场阴冷的雨,在这恼人的初秋。最近天气常常如此,阴沉的天空一如紧锁的眉头般凝重,潮湿的空气里还混着些许树叶腐烂的味道,每晚仍有衰老的蝉在沙哑地叫着,大学生活伊始,周遭许多不友好的回应颇令人有些气馁。

    接过雨伞,和同学就此作别,又只得一个人了,望着周围有说有笑的人们,我突然不太厌烦下雨天了,至少在雨伞下,人是彼此紧挨着的。在雨中,人们都小心提防着地上的积水,难免会把步子放慢,然而,每当雨一停,人们便急不可耐地收起雨伞,一个个小空间的分崩离析过后,只剩下了一群行色匆匆的人,虽然仍是同行,可却再不会像在雨中时那样给人以亲密感了。

我从大榕树下开始独行,顺着潺潺的溪水声,漫无目的地向着前方的铁路走去,不长的铁轨散落着锈迹斑斑,雨水沿着年久的隧道墙壁渗下,墙壁上面的防水涂层早已开始剥落,几片枯叶在风雨里挣扎,唱着一首萧瑟的歌。路边,草仍是青翠一片,却被冷雨压弯了,抬不起头来。四周除我以外,只有虫鸣在此起彼伏,望着隧道幽深的黑暗,我突然警觉到雨声里脚步的沙沙作响也会显得格外突兀,我不该来这里的,我敲碎了这片自然的宁静。我狼狈地逃开,身后惊起几响欢快的鸟啼。

从那片宁静里逃出,我向着小溪的喧闹走去,想在吵闹声中隐藏起来,自以为能因此而安下心,往日清澈的溪水已浑浊不堪,我静不下心了,我不知道人生里是否也会有这样一场雨,那时有多少江河会日下,又会有多少“为有源头活水来”?

在一片树林阴翳中,我隐约看到了明湖。一水绿波微漾,点点处,白云映红霞,细看来,不是雨,是鲛人闪闪泪光,雨在荷叶上汇集起来,亮晶晶的。昨夜被风吹落的花瓣无助地散在地上,可再不会有黛玉来葬花了,雨越下越大,这是连天都哭了吗,如果是,那又是在为谁而哭呢?柳条被风扯起,飘飘摇摇,亭子里的情侣彼此依偎着,脸上笑意盈盈,我独行着,身旁掠过一对低飞的蜻蜓,时光飞逝在地上留下的粉色痕迹,会在哪个夜晚潜进谁的梦里?踽踽独行着,我小心翼翼,不忍踩脏春的心血。小情侣情意正绵绵,我不好去打扰,只好继续撑伞前行。从几株竹子下的小路穿出,雨势渐小,视野开阔了起来,长江漂流第一人——尧茂书的雕像在风雨里依然挺立,我凝视着他,他也似乎望着我,目光坚定,闪耀着中华儿女的坚强不屈。

继续走过学校的条条小路,我到了南门附近,电影场正翻新,可依然能看出当年的热闹非凡,在山坡旁在“竢实扬华,自强不息。”这几字前,我驻足良久,这就是交大的精神吗?多少杰出的教师为着一批又一批的学子辛勤工作,就为了等待那些人才为中华之崛起而付出。

我释怀了,步子轻松起来,一回头,才发现已经云销雨霁,天边闪着隐隐光辉。(编辑:左思家 黄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