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笑问佛——读《仓央嘉措传与诗全集》有感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左思家     日期:2015-10-28   点击数:970  

              

我曾不远千里,奔赴而来,不为祈祷,不为叩拜。携一缕清风,我,只为你而来。跨过唐古拉山,翻过雪域高原,我转动手中的转经筒,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这里,一伸手便能触到天,走两步便是天堂。离天堂那么近,是不是很冷很冷。高处不胜寒。你若星辰,众人仰望,你是雪域之王,却盈满孤寂。布达拉宫无数的佛像,他们慈悲地看着世人,怜悯着人间疾苦。他们,却看不到你,看不到你苦苦挣扎的灵魂。雪域最大的王,是世人强加于你的枷锁。布达拉宫厚重的大门,阻挡了滚滚红尘,唯余梵音空饷。
      一切都是注定的吗?被认定是五世达赖转世灵童,注定远离红尘,去了这三千烦恼丝,注定为众生慈悲,却慈悲不了自己。一颗放荡不羁的心,却一定要看淡人世,一双眼,无喜无悲。佛说,不强求。可最终对他,违背了真言。他不愿高高在上,不愿睥睨众生。他心有佛,也有红尘。普度众生也好,浪迹红尘也罢。他只是,想做他自己,而已。
      14岁,情窦初开的少年,跨入布达拉宫神圣的大门,受沙弥戒,举行坐床典礼,从此成了雪域之王。他能爱的,只能是众生,不是个人。心怀天下,慈悲为怀。佛祖让他大爱,舍弃了小爱,叛逆的少年只得深夜翻墙,化作翩翩少年郎,游迹在人海中,才让自己不觉得那么孤寂。可是雪地的脚印,暴露了他的踪迹,将他向往外界的心狠狠掐断。他爱佛,尊佛,信佛,他有大爱,也有小爱,他心怀百姓,也心系红尘。可佛总是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可是他的要求,真的不多,他只想做他自己。
一个人对自由的渴望,可以抛却生命,斩断爱情。他是达赖喇嘛,第巴空许之名,却仅为傀儡。他不愿教条束缚,不愿任人摆布,纵情声色,是他无声地反抗。换来的,不过一场空与泪。政治的风暴又袭,桑杰嘉措谋反后死亡,他的人生因此渐渐消亡,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康熙四十五年,在押解途中,行至青海湖滨,坐下打坐,因此圆寂。
      从14岁到25岁,仓央嘉措被尊为神明。可是,他不开心。只有当夜阑人静,游荡在拉萨街头的宕桑旺波,才是真正的自己。去掉白日的假面,他是风流倜傥的少年郎。饮酒狂欢,浪迹声色。人生那么多无可奈何,他逼着你走向灭亡。不甘的少年,奋起地反抗,看起来多么荒唐与可笑,他最终还是败给了命运。
      他写了很多情诗,美得惊人,却透着荒凉。他用最真诚的慈悲,向俗人感受到了佛法并不是遥不可及。他是六世达赖喇嘛,  他是仓央嘉措,他是宕桑旺波。
      可是,我多希望,他只是宕桑旺波,随心所欲,无忧无虑。唱一曲情感,品一世人世美好。(编辑:王诗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