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恋乡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刘映伊     日期:2015-10-28   点击数:862  

            

 

先是有一个据点­——里面有烟花、暖光、呵护和训斥,你在这里生长骨骼,丰实灵魂。可由于可种各样的原因,你离开了。后来的你发现似乎血肉都与那个据点连在了一起,离开使你感到疼痛,内心咆哮着想要回去,匆匆前进的步履也开始踟蹰,丰饶的生活也满足不了内心的渴望。这些都源自你的本能,恋乡。

心里总是牵挂着一个温暖的小镇,那里阳光明媚,四季如春,白昼有疾风生成,云盛开成各种形状,摇曳在一片湛蓝中,令人心旷神怡,夜晚群星璀璨,映衬着漆黑的底幕显得更加明耀生动。我爱极了那儿的邛海,泛舟其中,远处是如墨般相互侵染的山水,水天交接的地方也模糊得不成样子,仿佛置身于画中,轻轻一嗅还有墨迹未干的清香,让人醺然。

小镇四周都是山,不高,一个小时就能到顶,山上有彝人搭的篷子还有大群的山羊,在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小镇,所有的楼房都装有太阳能,放眼望去一片蓝色,成为我幼年难忘的记忆。大概是受了父辈们辉煌童年故事的影响,雨过天晴时我总要到山上找蘑菇,一番大汗淋漓之后却收获甚微,能食用的几乎没有,有一次绕到山顶的另一面还迷失了方向,怎么都找不到下来的路,便索性直线下山,拉着树干,抓着野草,踩着突起的石块一点点向山坡下滑,那时我看着坡下荆棘丛生的沟壑,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

小镇上随处都可见猫。它们倏忽而来,又倏忽而去,敏捷优雅的身形搅动了昏昏欲睡的老时光,仿佛某个隐秘王国派遣的使者,为有缘人指引去往未知的道路。

我还记得那时要被长辈们带着进山提水,要走很长的山路,泉水凉凉的,溅到我的手上,脚下踩着厚厚的梧桐叶子,头顶上是盘旋鸣叫的山鹰。

 我们搬离时,外婆说,想家的时候就回来吧。那时我不明白母亲为何红了眼睛。前几天,考到北京的姐姐说她吃遍北京的小吃,都远比不上马道路边小摊上卖的凉串串那般美味。我突然有些触动。

 我总是忍不住回想那个小镇的夜晚,浩瀚星空映着万家灯火,坐在露台上的时光短暂又漫长,风从我的耳边吹过,带来整个世界的声音。风中,有人弹唱,有人舞蹈,有人开怀大笑。

 终有一天,天朗云清,众神云集,一切能量供给于那颗蓄谋已久的回乡之心。你睁开双眼,沐着世界上最灿烂的阳光,奔跑呼吸于你深爱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