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校区主页 管理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杜鹃美文

《藏地情人》

来源:扬华学通社  作者:杨婷婷     日期:2015-10-28   点击数:886  

                

“谁能够遮住月光云影,谁能从日历上勾掉谷雨清明。”19岁的李明妙遇见了41岁的真年,他们相爱,拥抱,亲吻,一切好像都那么自然,可是他们中间终究是隔着22年的岁月。他们用了7年的时间依然无法改变这22年的距离。他们纵使相恋,却无法相守。真年终是在明妙的身上写下价格。无论结果如何,明妙终究是幸运的,在她最美的年纪里,有个人愿意那样的爱她,愿意给她拥抱,愿意等她长大,从一个在广场穿着绣着神仙与云朵的裙子奔跑着放风筝的小姑娘,长成让男人心动的女人,性感,热烈的爱人。只要爱过,结果又有什么要紧。“时间并无退路,所以生当纵情,不留余地。”小姑姑这样告诉明妙,明妙用时间来证明这句话,她随情相爱,随心而为,她爱的时候比任何人都炙烈,不爱的时候也绝不回头。走的干脆,不留恋,即便伤痕累累,赤身裸体,也毫不羞涩。因为她是没有线的风筝,怎么会被一段爱情折翼。

从上海到西藏,她的爱情有了巨大转折。那一晚,她被一把刀抵住腰间,一个男人要交她用刀,这个男人叫桑青,一个在子梅长大的男人,有着法国人的浪漫,和德国人的铁血,同样是个反叛世俗的有着自由灵魂的人。大概是同类的相互吸引,明妙爱上了这个男人,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美妙,爱着他,连同他的一切。但是大概是得自于小姑姑的爱情魔咒,桑青客死他乡,留下欢喜与凉若。明妙太过像小姑姑了,以至于悲剧结尾的爱情也那么相像。小姑姑,那个对明妙的人生影响最大的人。她在午夜里拥抱明妙,给她去爱的勇气,教会她人生的态度。她们那么像,又有不同,明妙没有小姑姑那么极端,那个女人是用生命来爱人的人。她宁愿用死亡来让男人记住她,那般决然又果断。她们都是好女人,值得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去喜欢她们,但是她们的人生又有那么多的坎坷,终其一生都没有爱上正确的人。

李蕾说一个人有很多很多钱和房子,可他很孤单。

一个人在热闹的人群中,可他很孤单。

一个人在又体面又习惯的生活里,可他很孤单。

一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好好的,可他很孤单。

李蕾,这个才华横溢却从不张扬的人,人们只知柴静,又有几人知道李蕾是与她齐名的才女呢?《藏地情人》中难免有她的影子,她真的去过子梅,那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那真年呢?桑青呢?真的有这些人吗?明妙那样的女孩,这个世上又真的存在吗?我不得而知,但是这样的人生是我嫉妒的,我嫉妒她可以那么自由,那么勇敢,我也同样爱她。